黄医文化长廊

【患者心声】遇见最美的你们

浏览次数:
字号:
+-14

我,曾是一名空调维修工,负责空调机组的调试、维修、检修及保养等工作,经常需要冒着严寒酷暑进行高空作业。这是个辛苦又危险的工作,时有事故发生,但我却从来没想到事故会发生在我身上,直到有一天,因为操作失误,我触电了。

不知过了多久,眼前一片漆黑,耳边从遥远的地方传来嘈杂的声音,

“有心率了,复苏成功了。”

 “快,送ICU。”

再次有意识时,是感觉有人在翻动我,翻身后还贴心的在我的腿下垫了软枕,细心的为我盖好了被子,那动作轻柔极了,反正一定不是我那脾气火爆、性格大大咧咧的媳妇,那会是谁呢?我又是在哪儿呢?刚想动一动,只感觉自己快要散架了,想说话,嘴里却插了个东西,嗓子火辣辣的疼,想拔掉嘴里的东西,却发现双手被紧紧的绑着,动弹不得。我开始不断摇头,想要把嘴里的东西给蹭出来,旁边的机器却随着我的活动,立刻响了起来。

“你醒啦?能听到我说话吗?嘴里插的管子是救命的,你可千万别乱动。”温柔的声音传入耳朵,仿佛天籁,手也被一双温暖的手握着,心里莫名踏实了许多,她是谁?好想睁开眼睛看看,而眼皮却仿佛有千斤重,怎么努力也睁不开,意识又逐渐涣散。

“这个病号是空调维修工,修空调时触电导致呼吸心跳骤停,急诊科抢救了一个小时才抢救过来。”

“一个小时?”

“是啊,一般抢救都是半小时,但他比较年轻,咱们医院急诊科抢救比较及时,一直没有放弃,没想到还真救过来了,真是奇迹。”

“他真是幸运!”

依稀听到有人说话,才知道原来我已经在鬼门关走一圈了。

QQ截图ICU11.png

悠悠睁开双眼的一瞬间,映入眼帘的是个穿蓝衣服的小姑娘,戴着蓝色的帽子和口罩,正在给我换液体,看到我醒了,连忙去叫医生。此刻,我有千百个问题想问,但嘴巴里的管子,让我发不出声来,来回摇头,反而让我呛咳不已。

“你醒了?感觉怎么样?是不是想说话?”言语中充满了欣喜,“你现在嘴巴插了个救命的管子,过几天管子拔了就可以说话了”。她仿佛知道我要问什么似的,主动告诉我,说我触电抢救了,现在是在黄河医院重症监护室,家人都在门口等我,现在是下午四点,再过半个小时是探视时间,就可以见到家人了。

不一会就看见媳妇进来了,一见到她,我就立马红了眼眶,眼泪不听使唤的流了出来,媳妇见状也跟着哭了起来。旁边的小护士递来了纸巾,“现在情况都慢慢稳定了,在监护室再观察几天,等情况好一些,就能转回普通病房了,你们别太难过,情绪激动可不利于恢复啊。”听她这么说着,我和媳妇都觉得安心不少。探视时间很短暂,媳妇出去后,我感觉精神好多了,有很多问题想要弄明白,就找护士要来了纸笔,开始在纸上交流。

写字期间,护士解开了我的手,一直陪在我旁边,“为什么要把我绑起来?我现在在哪儿?我昏迷多久了?我什么时候能好?嘴里的管子什么时候能拔……”可能她是经常被问这些问题吧,很多问题我只写了一半,她就猜出我要问什么,直接给我解答,她的声音很好听,还故意放慢了语速,虽然戴着口罩,但从她不时上扬的眉梢和灵动的眼神中,可以看出她对于我的清醒特别开心,遇到我听不太懂的,她还会把字写在纸上,仔细讲解给我听。

之前昏迷着没太大感觉,现在清醒了,只感到管子在嗓子里难受的厉害,我一分钟都不想再插这个管子了,我不停的摇头,想要把它摇出来,我还试图挣开双手的束缚,直接拔掉一切,护士着急地站在我身边按着我的手不停的跟我说话,安慰我。

QQ截图ICU13.png

医生来了,检查完之后,说:“一会儿先把呼吸机脱掉,然后观察观察呼吸情况,嘴里的管子就可以拔了。”

管子拔掉的一瞬间,我不禁猛吸一口气来感受自由的喜悦。

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快速恢复着,每天都有新的变化,24小时连续输注的营养袋停了,我可以从嘴巴吃饭了,我的尿管拔了,每次有一点点的好转,护士都好像比我还高兴,不断鼓励我说会越来越好。每天观察她们工作成了我打发无聊时光的重要内容,看着她们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却时刻充满活力,为抢救病号全力以赴,为护理病号顾不上吃饭喝水甚至上厕所,心中就充满了心疼和不舍,对“白衣天使”一词有了真切的理解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

医生来了,检查完之后,说:“一会儿先把呼吸机脱掉,然后观察观察呼吸情况,嘴里的管子就可以拔了。”

管子拔掉的一瞬间,我不禁猛吸一口气来感受自由的喜悦。

之后的每一天我都在快速恢复着,每天都有新的变化,24小时连续输注的营养袋停了,我可以从嘴巴吃饭了,我的尿管拔了,每次有一点点的好转,护士都好像比我还高兴,不断鼓励我说会越来越好。每天观察她们工作成了我打发无聊时光的重要内容,看着她们每天忙忙碌碌的工作却时刻充满活力,为抢救病号全力以赴,为护理病号顾不上吃饭喝水甚至上厕所,心中就充满了心疼和不舍,对“白衣天使”一词有了真切的理解,敬佩之情油然而生。

QQ截图ICU12.png

当医生告诉我明天可以出院时,当晚我失眠了,从鬼门关转了一圈回来,又熬了这么多天,终于盼到“特赦”的日子了,心里很开心,但却也有着淡淡的不舍,和这些护士们相处了这么多天,早已建立了深厚的感情,是她们用轻柔的话抚慰了我焦躁的心,用和善的态度让我感受到家人般的关怀。我会记得这些温柔、活泼、善解人意的姑娘们。

她们,就是天使!最美的天使!




相关科室| 相关医生| 相关文章| 相关咨询| 相关视频| 相关疾病

相关疾病