黄医文化长廊

建院60周年活动专辑:黄河医院 我一生的眷恋

浏览次数:
字号:
+-14

         时光荏苒,日月如梭,照片上当年留着乌溜溜两根麻花辫子的宫淑莲前辈,如今已是83岁高龄、两鬓霜花。但是,当你问及她是如何毅然放弃了大连优越的生活,千里迢迢来到三门峡这个名不见经传的地方时,她两眼炯炯有神,滔滔不绝,带着无限的深情,一下子把你的思绪引向那60年前炮声隆隆、鼓角声声的黄河岸边……

QQ截图宫1.png

1956年,我已经收到了上级通知调入三门峡市黄河医院工作的调令,但当时我已经怀孕好几个月了,我心里想,去那边是要为国家,为人民做贡献的,怀着身孕过去,净(只管的意思)生孩子了,这哪能行呐。于是,19575月,我才带着刚刚半岁的双胞胎孩子的其中一个(另一个留给了姐姐),和其他第三康复医院的同事(原抗美援朝战伤医院)前往黄河三门峡医院。”说到这里,宫淑莲眼神里透出了一股坚定。

就这样,宫主任远离家乡,远离亲人,放弃东北大连优越的生活环境,来到了中原腹地--豫西山区的三门峡,赴十一工程局在大安乡建立的黄河三门峡医院报到,一下车,宫淑莲的心立刻收紧了,漫漫黄土,一片荒凉,只有两排土坯房,这就是她即将要工作的地方。

“当时一间12平方米的土坯房就是家,两个长条木凳搭上木板就成了床,寒冷的冬季,呼啸的西北风,我自己抄起铁锹,用煤屑、沙土、水搅拌均匀,拍成煤饼,不时揉一揉被风沙模糊的双眼。黄河三门峡枢纽工程大干火热,每天不断的有从工地上抬来的伤员,还有患病的家属,我用自己在战伤医院学到的清创、消毒、包扎技术为他们解决问题,恢复健康。这里非常需要我们这些医护人员,我来这里,为万里黄河第一坝的建设者服务,为他们的家属健康付出,一点儿不后悔。”宫淑莲充满自豪地说。

176360703122143164068181639.jpg

  随着工程进展,医疗服务网点增多,医院职工也迅速增加,为了适应工程局在新城(现三门峡市)建设职工住宅区的发展需要,19583月,医院领导决定在新城(三门峡市)筹建手术室,指定要宫淑莲专门负责相关的工作。

“我当时迟疑了一下,筹建一个专业的手术室,不是简简单单就能成的。于是我向领导提出,想去北京的大医院参观学习一下,这样心里才有底。” 宫淑莲说。

就这样,宫淑莲拿着一沓子的介绍信在北京协和、积水潭、天坛、三院、六院等13家医院的手术室奔波,学习他们的手术室布局、设施的配备、消毒的流程,并把一些操作常规全部手抄下来,回来后建成了符合手术技术要求的手术室。

60年代开始,宫淑莲先后在黄河三门峡医院大外科、大内科、传染科、儿科等科室工作,哪里需要,她就到哪里去,义无反顾。每一次服从对她来说都是一次新的挑战,每到一处,她都将所学的先进理念、先进技术向大家传递,认真带领年轻大夫,教导他们做一个医术精湛、医德高尚的医生,她旺盛的精力和学习毅力让许多同行医生佩服。在1988年离休之前,她还每晚坚持学习,雷打不动,大量的医学专著让她在零点之前,从未合上过眼。

1978年,水电十一局建设故县水库之时,成立了故县医院。宫淑莲担任故县医院副院长,主要负责行政工作。从故县医院回到医院本部后,宫淑莲婉拒医院领导到行政任职的邀请,坚持到临床去,坚持全身心投入到为患者服务中去,并且大力支持新的科室主任开展工作。

QQ截图宫3.png

当时,水电部三封调函让宫淑莲老伴万国光到北京任职,宫淑莲只撂下一句话:“要去你去,我哪儿都不去,我要坚持留在三门峡,留在黄河三门峡医院,我离不开黄河三门峡医院”。就这样,宫淑莲的老伴也放弃了到北京任职的机会,陪着她坚守在黄河三门峡医院。

宫淑莲身体不好,长期高血压,1998年被查出严重的心脏病,去北京电力医院做心脏支架手术期间,她还念念不忘病人的托付,拿着自己病人的片子和临床资料,询问北京医院的医生,在她的心里,病人就是自己的家人。尽管自己患有严重的疾病,但她从来不把自己当成病人,每天总是乐呵呵的,神采奕奕、无微不至地对待每一位患者,匆忙地奔走在病人之间。

“我当时印象最深刻的就是60年代初的时候,缺医少药,预防保健工作很不健全,疫苗注射也没有普及,老百姓对各种疾病知之甚少,很多孩子患了破伤风、硬肿症、脑膜炎等疾病,由于家长缺乏足够认识,死亡率非常高,可以说,来医院一个,就死一个。看着家属痛不欲生的样子,我当时心里太不是滋味了。后来我大量翻阅书籍,国内外关于医学上的书我基本都看遍了,终于被我找到了治疗这些要命疾病的治疗方案,在当时挽救了很多婴儿。”说到这里,宫淑莲从兜里拿出手绢,擦了擦泪痕。

176360703145017089847769808.jpg

 遇到危重病人宫淑莲更是随叫随到,无论严寒酷暑、白天黑夜,只要一个电话,宫淑莲十分钟左右一准出现在眼前,她不是“飞人”,都是由她老伴用自行车驮来的。遇到患儿情况不好,宫淑莲坐在病床前小板凳上,一坐就是几个小时,无论患儿是好是坏一陪到底。同时,她还一边指导抢救用药,一边给患儿擦屎擦尿,从头到脚、从前到后把患儿打理的干干净净。儿科用药根据体重计算,很多时候一片药要分十分之一、八分之一、六分之一。宫淑莲抽屉里常年备有一个小碗和一个小铁锤,尤其是特殊药物如“地高辛”,她都是亲自把药磨碎,用小刀片仔细分成需要等份,亲自按时间、计量要求喂到患儿嘴里,她还自制远红外烤灯,抢救了无数个早产儿、低出生体重儿、双胞胎、三胞胎还有两个四胞胎。孩子脱离危险了,家长满怀喜悦地对她说声谢谢,抢救失败孩子走了,家长含着眼泪还是说声谢谢。这一切与宫淑莲的辛勤付出是分不开的!宫淑莲在黄河三门峡医院工作期间,无一例医疗纠纷。当问及她有什么“秘诀”时,宫淑莲说:“对工作极端的热忱、极端的细心、极端的负责任,只有这样,才能把工作做到位。”

176360703187458300785940097.jpg

 198812月,宫淑莲光荣离休,她直接拒绝其他医院的高薪聘请,坚守黄河三门峡医院。她说:“我在这儿工作了一辈子,这里的一花一草一木都让我感到亲切”。每个月象征性地拿些薪水,虽然不足500元,但她在乎的不是金钱,是比金钱更可贵的医疗质量提升,微薄的薪水,她一拿又是22个春秋,不为别的,就是想把自己在工作中的经验、教训都毫无保留地传给后人,让他们在工作中少走弯路,快速成长。直到201211日,她以79岁的高龄告别了她工作了半个多世纪的地方。

在这里,她见证了黄河三门峡大坝的建设,见证了三门峡这座城市的成长,见证了黄河三门峡医院60年的辉煌历史。

从宫淑莲家采访出门前,她满含期待地说:“我有个不情之请,我想到医院再讲次课,我想趁我还能走动,还能说清楚话的时候,再回到黄河三门峡医院,给现在的年轻大夫讲讲我的亲身经历,讲讲为医之德,如何以高度的责任心杜绝医疗纠纷,做一个好大夫。”

QQ截图宫7.png

 就这样,810日下午,老太太以83岁的高龄再次回到黄河医院。时值2016年新分大学生岗前培训,宫老太太以她那特有的东北腔,为大学生做了《庆祝建院60周年,黄河三门峡医院发展史专题报告会》。宫老太太声情并茂,侃侃而谈,看到医院现有1400多人、1000张床位的可喜局面,激动得泪眼婆娑。整个会场座无虚席,鸦雀无声。宫淑莲实现了讲课的愿望。

176360703220951074213519807.jpg

会后,采访了她曾经手把手带出来的现任儿科主任叶丽珍刘树娟,她们都发自肺腑地说:感谢黄河医院让她们有这么庆幸的遇见,对宫老太太的敢于担当,无私奉献,爱岗敬业、引领儿科事业发展的精神,终生受益,老太太的敬业精神、严谨的职业道德、精湛的医术,将永远是大家学习的楷模!

176360703236935937507014516.jpg

相关科室| 相关医生| 相关文章| 相关咨询| 相关视频| 相关疾病

相关专家

姓名:刘树娟 副主任医师 科主任 向Ta咨询详细

专长:对儿科常见病、多发病、疑难病的诊治积累了丰富的临床经验

出诊: 星期三 上午 星期三 下午 星期四 上午 星期五 上午 星期五 下午 星期六 上午 星期一 上午 星期二 上午 星期二 下午 星期三 上午 星期三 下午

简介:  刘树娟,儿科门诊主任,副主任医师,三门峡市医学会儿科专业委员会副秘书长。1987年毕业张家口医学院医疗系,曾于北京儿童医院呼吸、ICU专业进修学习一年,从事儿科临床工作二十余年。对儿科常见病、多发病、疑难病的诊治积累了丰…